切换风格
开启辅助访问 推广赚钱充值提现卡密充值切换到窄版

<<<<<<<<以下所有广告均由广告商投放,真假请自行辨别。本站概不负责!>>>>>>

青春为谁爱为谁

[复制链接]
作者:不期而遇 
版块:
40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铁杆会员

积分
1496
警防骗子,交易时请走论坛担保系统 (双方免手续费)

我绝想不到,竟然会是以这样的方式,再次和冯少相遇。  他就拿着一袋香蕉,转过身,和我四目相对。  似乎是有些错觉,站在学校门前的红绿灯里,身旁的学生如潮流,纷纷汹涌过去,我却不敢挪开脚步,我还是陷在这场人面桃花的梦里,我还是难以置信。  我问他:你是  他尴尬地笑笑:我就是想来看看你。  就冲他这句话,我心中立刻酸了,双眼开始离,不知道该再说什么。  他凝望着我,问道:你有人了吧?  我点点头,心想,这不就是前晚我亲自告诉你的吗,还亲口问我做啥。  他摇头了,有些苦笑,有些无可奈何,嘴里像是自言自语,说:我就知道,你终于还是不在了。  眼泪决堤了,我掩着嘴,泪水大颗大颗地落下去。  他走近我的身前,伸出手,似乎想替我去擦拭眼泪,手掌却伸在了半空,终于没再落下去。  我哽咽着看着他,说:你还记得我是这个学校的啊!  他合嘴轻轻扇动嘴唇,回答我:我知道,我终于体会到了,那年我离开去新疆前,你夜夜蹲坐在我打工的店门口,大半夜的都不肯走的那种心情。  他竟然能体会到我的心情!  我耳朵里听了,终于忍不住,哭声越来越响,哪怕就是在学校门口,我这么一个大男人,还是大四的大学长,还是忍不住哭的稀里哗啦。  那年暑假,明明说好了等我回来,你就会加倍地努力爱我,你还承诺了我那么多浪漫的诺言,哪怕是我撑着大病初愈的身体,赶来与你相见,因为相思饥渴,你却在见到我后,躺在床上,只是无限惋惜地告诉我,你要走了,你要去新疆发展!  这不是笑话吗,啊,既然要走,当初何必那么夜夜甜言蜜语地联系我,当初何必说如何想我,如何等我,如何将来有幸福生活!  等我回来了,却只是一句话,你得走了,你家人都要你过去,你有考虑过我立即分崩离析的世界吗?我爱你时,你却说你得说再见了,你说我该怎么办,深更半夜等在你打工的夜宵店对岸的马路上,你能知道,我当时远远望着你的身影,如何绝望与难以置信的心!  我说:你能知道我的心情?  他像是当年刚认识时那样,用眼睛专心地看着我,眼睛里有太多说不出来的话了,温柔,深情,沉默,却又怯弱,无可奈何。  他说:现在,我每夜打工回去,打开门就是又黑又冷的房间,我实在是进都不想进去,以前的话,总还有你会在那里等你,现在你终于不在了,我真不知道该去哪里,在外打工那么多年,仔细算算都八年了,我也累了,想回家了。  看着他神情无限的落寞,我一张口就是说出了当初死都不肯说的话,好啊,那你走啊,回成都去也好,好歹那里有些朋友在,他们也能照顾你。  可是,我再也找不到一个像你这样的人了,像你对我那么好,我最近时常在想,假若那晚你离开时,我能拉你一把,是不是你就会留下了呢?  他的声音,跟从前一样,我突然想到了从前太多温柔的场面,他就站在香炉峰前,牵着我的手,抱着我,口口声声许下太多恩爱的誓言,像是所有恋人相爱时那样,说的满山都是深情,满水都是温柔,连天地都为我们倾倒,花草都是绝色。  我似乎看见了那场萧萧的大雨,暮春时节,春末夏初的杨柳河岸,野塘池畔,两人在山脚下的石亭里,许定了终身。  我哭着告诉他:这是笑话吗?是演电视吗?今晚他第一次千里迢迢地来我学校找我,连工作他都放弃了,我觉得他人很好,我很感动,可是你明明就住在这旁边,为啥不早些来找我呢?当初可是你说要分手的啊  看着我痛哭流涕的样子,冯少终于放下了手,他没有再碰我,神情也终于慢慢寂寞,慢慢萧索,有着这个深秋落叶的凄凉,他说:是不是我真的没有眼泪了?十多年都没有哭了,看着你这样子,眼泪就在我眼眶里打转,可是他就是不肯掉下来,是不是我真的没有眼泪了?  我有些轻声地呐喊:你知道是,我是不想分的,我是死都想和你在一起的,我是真的很爱你的,是因为你坚持要分手,我再走的,我当初那么多个早晨都问过你,是不是得分手了,你都说是的,我没办法了,你现在是不是后悔了呢?  冯少低着头,我想他是后悔了,我希望他是后悔了,他后悔当初放弃了我,他终于发现,放弃我是他的错,这么一想,我心里也好受些,眼泪更是流的肆无忌惮。  可是,当我倔强着不肯分手,他始终坚持该结束了;等我终于离开了他,找到了一个新的爱我的男人,也许那男人仅仅是爱我的身体,更甚至我压根儿不爱那个男人,只是为了身体的渴望,他却说后悔了。  难道,一切还能够重新来过吗!  我们已经分手了,我们已经不是一起的了,走错了,怎么还能从头!  我心里是感动的,他总算是承认了我对他的爱,他总算是认可了我对他的好,这说明,我当初一年多的深爱,我这辈子第一次深爱的人,还算是有情有义的。  想到这,我哭得越来越离谱,怎么都忍不住,止不住。  越是有情有义的人,等到分以后,越是有苦有痛的难过,为什么他还要来找我呢?也许他做个无情无义的风月场玩花弄蝶的老手,一切都是玩玩,我可能会更好过。  我至少能够告诉自己,是的,我是不值得的,是我笨了,我早就该看出他的本来面目,放手离开是非常明智的选择。  然而,借口终究是借口,他说过的话,他曾经的好,纷纷涌向心头,越来越甜如蜜,越来越苦的像是的水!  当初有多幸福,而今是加倍的痛苦来偿还的。  你我终于成了过客,成了茫茫人海里的陌生人,哪怕当初爱有多深,依偎着床头又得有多缠绵,冬天过去了,春天来了,你我分手了,那就结束了。  你还记得那句话是怎么说的吗?是你告诉我的,爱,请深爱  我陡然回头,正是龙少,他手里拿着两杯奶茶,细细地看着我,看着我的每一眼,我都觉得是我愧对于他。  我知道那句话,还是前些天我告诉龙少的,爱,请深爱;弃,请彻底。  可是,而今真正轮到我来做选择了,我却如此的犹豫,看来百无一用是书生,这句话是有道理的。  我喃喃地对着龙少说:请相信我,我会忘了他,既然我选择了和你在一起,我会慢慢忘记他。  龙少明显是不信的,看着我满脸的眼泪,吐出两个字:是吗?  我迟疑了好久,这一切都有些反应不过来,我想这世间唯一能够让我听见声音就要哭出来、看见模样就要哭出来的人,就在我的背后,可是我们已经分了,他家里的反对声音、拆散我们的谈话,一场场的讨论,我都如此清晰得历历在目,我心中满是那种借口,也许他也是不愿意分手的,是实在是家里压力大,他实在是不愿意祸害了我一生,这种借口,让我如何肯下定决心丢下他一个人呢?  我痴痴地看着龙少,勉强地从脸上挤出一丝笑容,哀求道:毕竟我曾深深得爱过他,这份感情不是说忘就能忘的,我不想骗你,再给我些时间好吗?  龙少怒了,他声音变得非常冷淡,冷淡地有些残忍,他说:我对你的好,终究比不过他给你买的那么几根香蕉,我终究是比不过他。  我说:他是来看我的,只是看看我。  龙少说:我也不想你为难,今晚你自己好好想想,明早醒来的时候再问自己一遍,究竟心里想怎么办,明早我还是在火车站等你,还是九点三十分的火车,不管你怎么选择,我都不怪你。  我再也知道说什么,牙齿死死咬住了嘴唇,只是说:请相信我,请相信我。  龙少的身影,消失在大学茫茫的潮流里,我不知道他是怎么样离去的。  我移到了角落边,蹲下来,哭声越来越厉害,冯少看着我,就像是当初真正分手那几天,他劝我别哭的样子,满眼睛的不忍与不舍,说:别这样,别,好吗,以后都好好的。  我看了他一眼,看着那张我曾经爱过无数遍、亲吻过无数遍的脸,那也是我堕落的一张脸,我真想问问他,你究竟是喜欢男孩子还是女孩子,你要是喜欢女孩子,当初为啥还来找我,你这不是存心让我痛苦更痛苦吗!  冯少说:就像你当初说你的,你说,你若安好,我便晴天,现在也是,你好就好。  这个人,绝对是该杀的,都已经到这种时候了,还说这种温柔的话,还说的那么体贴,那么照顾人且为我着想,是深情,是爱,是安慰,是虚幻的一场梦,我只是觉得,为什么,直到真正分手以后,他才又变得那样温柔呢?  当初呢?  当初可是他自己说要分手的,是他要坚持分开的,我是坚决不愿意的,我想要一起走下去的!  越想,我哭得越厉害,没有想到,有一天我的生点击打开情绪,所以晚断不如早断,而我也已经许诺了龙少,给了龙少以脱离苦海的希望,我哪里忍心,负他呢?  我没有回头去看冯少离开的背影,也不敢看他,在我离开这座城市的那个清晨,我拨通了他的手机,手机那头是沉默,我也沉默,只是渐渐地又泪如雨下。  我说:我想好了,三哥对我不错,我想,和他走了。  电话那头是低沉的回答:好,你保重,以后多记得照顾好自己,其他的我不管,你要保护好自己。  我没有回答,只是一个劲地哭,感觉到冯少的好,我只能以哭来回报了。  当公交车经过这座城市的每一条街道,经过了塔山,经过了俯山,经过了村落,我都似乎看见了冯少的身影,曾经携手相爱的每一个清晨与黄昏,还在那儿许情了呢!那家网吧,都还在,那个第一夜的深夜,黑黑的屋子里。  我想问问,他们是不是还记得我呢?记得,我曾经幸福地牵着冯少的手,走过街头巷尾,说今生白头到死的恩情诺言。  村庄里,难道深夜两人抱着,听雨声风声的日子,是假的?难道最凄苦的时候,在他人的冷言冷语里,坚持到冬去春来的山野生活,是假的?  都是真的,我们是真的在春天繁茂的日子里,说起了分手的事情。  都回不去了,这一场故事也结束了。  那个深夜,我写了一首诗,说的似乎是和冯少的曾经过去而今现在,似乎是那样开头的:  君子言情意,妾嫁他人妇;  君子悔当初,妾心何惨哭。  那首诗我忘记了是什么结尾,后来我把从认识冯少开始、到最后与他分手别离之间所写的诗歌,做成了一册子诗集,留给他,无论他是留着还是丢进了垃圾桶,我都算最后一份礼物,不是定情信物。  只是,他终究是爱我的吧,后来我这样想,冯少,今生只能做兄弟了,日后有难再帮助,这一切都已经成了定局。  而当许久以后,枕头边上,龙少告诉我,那个在火车站等我的清晨,当过了九点以后,都没有看见我的身影,也没有我的任何信息回复,心是一点一点变冷的,他感觉冰霜的季节开始一分钟、一分钟得降临,冰川季了。  他说,我都猜不到,就在九点三十分的那时候,看见我站在火车站门口的身影,他心里有多开心,我想其实他也不知道,站在火车站门口的时候,我的心里有多黯然。  我没有回头去看,我怕看见这座城市的一草一木,又都是当初和冯少的日子,那年他也是从这儿乘着火车去新疆的,我多看一眼,就多哭一场,万一他来看着我离开呢?  火车轰隆隆地开走了,我躺在龙少的怀里,他亲吻我的额头,车外下雨了,阴沉沉的早晨,我紧紧抱住他的身体,手臂开始颤抖,感觉灵魂分成了两半,终于有些东西是留下了,再也带不走。  龙少比我大十岁,我曾说:君生我未生,我生君已老;恨不生同时,日日与君好。  龙少喜欢唱歌,他唱着说:悲欢同泪,冷暖相随,朝朝暮暮相依偎。  冯少不善于说话,他说:你好就好。  其实,我记得,我还白癜风患者可以喝咖啡吗说过一句话,不知道是说给谁的,我说:同心而离居,忧伤以终老。
后记  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,真爱无罪,无关性别,只关人心!和有情人,做快乐事,休问是劫是缘,善恶绝不在于爱的人是男是女,而在于人心刹那之间,世间没有什么美,可以抵过一颗纯净仁爱的心!  我有个愿望,能和龙少长相厮守,我想,牵着他的手,幸福地站到城市的最中央,说一句,爱上你是我最大的光荣!
2012-12-1凌晨半夜,1:30分。记从前。         





 (散文编辑:可儿)

相关帖子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

重要通知、必看!X

月赚十万 百万不是梦!

本站代理支持二级分销奖励,更高的利润,更大的发展空间等您来参与!让您轻松网上赚钱,共同打造网络创业的辉煌时刻!...

点击查看查看详情详细
 
 
售前客服-逍遥
售后客服-七大叔
社区交流群:
497935035
群号 497935035
工作时间:
8:00-22:00
官方微信扫一扫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