切换风格
开启辅助访问 群组广播导读动态淘帖日志相册分享记录帮助切换到窄版

<<<<<<<<以下所有广告均由广告商投放,真假请自行辨别。本站概不负责!>>>>>>

卖身契

[复制链接]
作者:身不由己i 
版块:
20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论坛元老

积分
4005
警防骗子,交易时请走论坛担保系统 (双方免手续费)

临近中午的时候,一辆闪烁着红、蓝、黄的急救车,发出刺耳的鸣笛声,犹如凶杀现场的警车一样,一路狂奔着驶进了施工现场。这是一个开工还不到三个月的石油工地,只有极少数的人目睹了事情发生的经过,并协助急救车里的医生,将一名昏迷不醒的石油工人抬上了车,然后目送它风驰电掣地驶离了施工现场。在这起突发事件的周围,包括在事发地不足百米的人,他们也不清楚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?他们在埋头干活的同时,用一双既好奇又无能为力地眼神,或者是说: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瞅了瞅了急救车,然后再看看站在不远处的监工,就赶紧转过身子,继续干自己应该干的活。而哪些距离比较远的人,他们只是隐隐约约地听见了急救车的鸣笛声,就忙里偷闲地聚在一起,叽叽咋咋地猜想着并向身边的人打听着。

  在这个犹如集中营、劳改队一样的施工现场,我又足够的理由相信,有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人,他们并不知道工地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!然而,一条让人不可不信又不可全信的内部消息,就像长了一双会飞的翅膀一样,在工地上的各个犄角旮旯开始到处传播。“就在刚才,工地的钢结构下面,莫名其妙地死了一个人。”这可是一条性新闻,也不知道急救车拉走的人,目前是死是活,但既然有人这么说,也就有无数的人,他们犹如亲眼目睹一样,开始了添油加醋似地以讹传讹。

  做为一名常年漂泊在外的农民工,虽然我和大多数工人一样,头上戴着石油工人的安全帽,身上穿着橘红色的工作服,可我们却和这里的少数人,分为两个阶级(管理者和被管理者)。作为石化企业的管理者,这些人不但端着金饭碗,而且在工资、福利、待遇上也比我们优厚的多。他们有五险一金,而我们这些出力大、流汗多的人,却什么也没有。我们这些人,就是干一天活,算一天钱!等到什么工程结束了,我们大家还得背起自己的行李,继续顺着弯弯曲曲的铁路线,去寻找下一个能挣钱养家的地方。灯红酒绿的城市人,狐假虎威的管理者,他们总爱当着我们的面,称呼我们是农民工。是的,我们的确是农民工。因为我们的祖辈是农民,而我们却扔掉了锄头来到城市,来到了只有城市人才能来到的石化工地。听惯了讥讽的话语,也看惯了嘲笑的眼神,可在生存与尊严面前,我们即没有选择去怨天,也没有选择去怨地。一双长满老茧的大手,既要擦去眼角的泪,又要擦去脸上的汗。经历过人间冷暖的心,不但要忍受思乡念家之苦,还要忍受着无法诉说的委屈和苦闷。在我们心情极度难过的时候,大家就聚在一起,用劣质的白酒,一杯、一杯又一杯地去别人也喝醉自己。也许,这就是农民工的生活。也许,这样的生活会陪伴我们慢慢地死去,可我们却依然是日复一日、年复一年地坚持着。

  随着急救车的鸣叫声逐渐地远去,施工现场依然是紧张、有序地忙碌着。在预制现场,一台台几十吨重的大吊车,在起重工哨音的指挥下,半空中的吊臂,一会儿开始向左,一会儿又开始向右地来回摆动。随着吊臂的摆动,各种型号不一的槽钢、型钢,根据图纸的需要,被铆工师傅们认真、仔细地拼接着。而哪些行动迟缓的履带式大吊车,无论是一百吨重的钢材还是三百吨重的机器,它们似乎没费吹灰之力,但就在转眼之间却把它吊到了半空中。由于体型笨重,它们只能在安装现场,速度极其缓慢地;时而前进时而又连续倒退。深入云端的吊臂,让技术老练的作工,也只能小心翼翼地听命与对讲机的指挥。他一会儿作机器将吊臂微微下趴,一会儿又作机器将吊臂迅速挺起,一会儿又根据需要将吊臂轻微地旋转。而哪些重达上百吨的炼油设备,随着一根粗大、结实的钢丝绳,一会儿开始慢慢地上升,一会儿又开始缓缓地下降。

  我在这里是一名普工,用管理者和技术工人的话来说,我就是一名干脏活、累活[url=http://白癫风烤灯后有红疹子是怎么回事www.baidianfeng111.org/nfbdf/xgbdf/626.html]豆的食效特别之给劲[/url]的力工。这事!怨不得别人,只能是怨自己。年轻的时候,不知道去学一门技术,等到要去学技术的时候,才发现自己手不但有些笨,脑子也变得很迟钝,想学啥?也都是丈母娘跺脚—后悔已晚。虽然我已后悔,可生活还的继续,谁让我是母亲的儿子,儿女们的父亲,妻子生活中的希望和支柱。所以说,我得去拼搏,我得去闯荡。为了她们,为了全家人的幸福,出力也好受累也罢,只要有钱赚!让我去打扫厕所也行。对了,无论你们信还是不信,我都要告诉你们,我的的确确打扫过厕所,并且是连续干了半年多。如果屈指算一算,从我当上厕所所长的第一天开始,到我因工地结束而光荣下岗,正好是一百九十六天。我既然这么说,就因为我觉得打扫厕所不丢人。就是现在,我也从没有为我打扫过厕所而感到过后悔。如果要是有人问我,你现在最后悔的是什么事情!我可以毫不犹豫地回答你。“我最后悔的事情!莫过于在踏入中捷石化的当天傍晚,就稀里糊涂地和和这个经过层层转包的私人老板,签订了一份看似协议的卖身契。”

  “卖身契”。这是一个在万恶的旧社会,家喻户晓、人人皆知的一个词语。我没有想到,我想哪些为新中国浴血奋战的先辈们,他们在九泉之下也不会想到。中华人民共和国刚刚成立六十六年,而这个极其难听的词语,就被用到我们这些千里打工的农民工身上。作为企业或者是私人老板,他们在公众场合冠冕堂皇地说:“国有国法,家有家规,没有规矩不成方圆,没有规矩我们就没有效益。”可我说啥也不明白,当他们在制定这些霸王条款时,他们有没有以换位思考的方式,切实考虑一下农民工的利益,考虑一下我们看到协议后的第一反应和感受。

  我记得刚到中捷石化的当天中午,这个打着公司名义的私人老板:周文,他就以办理保险为由,连说带骗地要走了我们的身份证,并且还带有强制性地安排我们下午就得进入工地。忙忙碌碌地干了一下午,刚回到驻地,还没有来得及吃晚饭,他就做贼心虚似地,督促着让我们大家赶紧跟他签订打工协议。我们一起来了五个人,其中的同伴韩俊龙,大概地看了一遍协议,就感觉这些损人利己的条条框框,他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。他要走,而周文却以公司已经为我们办理了捌佰元保险为由,先是强加挽留后又南京白癜风提出让他付了保险款再走。这种无理的要求,迫使韩俊龙放弃了索要身份证,晚饭也没敢在这里吃,趁着天黑月暗,他连夜就慌里慌张地离开了中捷石化。如果从长远的角度来看,我觉着他还是有眼光的,那就是他宁可自己搭上四、五百元的来回路费,也不能在这个即将失去自由的火坑里越陷越深。

  说这个工地是火坑,也许会有很多人不相信。但是,从我个人的经历和亲眼目睹到的事实,再加上这张犹如卖身契的霸王协议,让我不得不发自肺腑地说上一句,“我就是吃亏上当,也就是这一次。从今往后,我宁可站在大街上要饭,也不再跟着江苏新天地建设工程有限公司。”我能咬牙切齿并干脆、直接地说出这句话,可见我的态度和决定是多么地坚决。哪些没有出门打过工的朋友,还有和我一样正在工地打工的朋友,我想你们通过我气愤填膺的表白,是否就能体会出或者是感觉到。你们曾经在某年某月的某个地方,也有过和我一样类似的经历和感受。

  我们远行千里刚到一个工地,其中的一个同伴,就因为一张协议和工作的劳累,再加上居住条件的恶劣而选择离开。他的离开,不,应该说他是逃离。从他踏入工地,到做贼似地逃离,在这短短地六、七个小时内,他就像是做了一件让人无法容忍的昧心事一样,迅速而又慌张地逃离了工地。每当我想到这即滑稽又可笑的一幕,再想到这个打着公司名义的个体包工头周文,为了挽留一名外出谋生的力工,竟然编造出让人无法信服的谎言,就痴心妄想地张口索要捌佰元保险款。他这种卑鄙、无耻的行为和做法,让我们这些勉强答应留下来的人,在心存疑虑的同时,又隐隐约约地预感到,自己的未来将是何等的渺茫。如果说用无奈和被迫来表达我们当时的心情,我想不如借用同伴闫建英的一段话,“天下乌鸦一样黑,去那里干,咱们还不是照样给这些私人包工头当奴隶。算了,咱们就当这里是日本人的集中营,是二十一世纪的新式监狱。咬紧牙关,能坚持就坚持吧?等什么时候干到年底,工程顺顺利利地结束了,咱们也算是彻底刑满释放了。假如咱们就这样回家,这一来一回,几百元的路费钱!难道就这样稀里糊涂地捐给铁道部。今天中午才到,晚上又赶紧离开,你们大家都说说,这算怎么回事!是来参观呢?还是来旅游的。我这样跟你们大家说,要是到这里来参观、旅游,咱们就是大白天做恶梦,也不会踏进这个;站着是人,躺下是鬼的人间地狱。”

  他的话究竟是对还是错,我无法做出正确的评论。但我清楚、明白地知道,一个下定决心要离开工地的人,无论你用如何条条框框也挽留不住。即使你能留住人,也留不住他的心,更留不住让他和你一起,同甘苦、共患难的精神和意志。在韩俊龙走后的第十天,闫建英的堂弟闫青现,以工作强度大和伙食差为由,也愤然决定辞职回家。因为他的突然离去,在我们每天的班前会上,我们施工队的队长,用盛气凌人和嘲笑地语气,说:“你们谁想走,现在就可以走,我绝对不挽留。不过我要告诉你们,按照协议,在工程没有完工以前离开工地,工资我只给他结百分之六十五,并且还要扣除捌佰元保险款和工作服钱!至于来回路费,哼!我更不可能给你们报销。今天,我是看闫青现可怜,才给了他贰佰元,否则!他一分钱也拿不到。”

  作为一名离家千里的打工者,闫青现辛辛苦苦地付出了十天,得到的却是一句因为他的可伶,施工队才仁慈地给他贰佰元。 如果不是因为他可怜,按照协议和周文的原话,“你只要进入工地,干上十天、半个月。哼!你别说找我要工资了,就是你脱了工作服再走,也得倒找给我几百元钱!”这就是江苏新天地建设工程有限公司的规章制度,而这位施工队队长周文,也就是这个公司的实际负责人。他在众目睽睽之下,用不容反驳、不能违抗的语气,告诫并警示他所有的员工。工程没有完工以前,你们做梦也别想离开,都得踏踏实实地给我干活。否则!我就要根据协议,毫不留情地扣你们的钱!罚你们的款!扣钱!罚款!罚款!扣钱!……。

  一声声近似打雷的回音,飘荡在中捷石化工地的上空。而我和我的工友们,一排排、一行行,大家规规矩矩地站在那里,任凭这震耳欲聋的回音,在我们耳边连续不断地回荡。就在周文话音一落的瞬间,我仿佛看见一个从阴曹地府跑出的恶鬼。这个恶鬼,虽然长着人的身躯,但我却看到一双饿狼似地眼睛。狼,终究是狼。它人魔狗样地站在那里,饥饿难耐的嘴巴上,先是唾沫星子在空中飞舞,随后又有谗言欲滴似得口水从嘴角溢出。也许,狼,是在等待着机会,等待着一个合适的机会,它能将我们一口吞噬。假如我们没有高度的警惕性,它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冲杀过来,在我们意想不到的地方狠狠地咬上一口。这是一只凶狠、狡诈的狼,因为这只狼站在我们面前,一会儿张牙舞爪,一会儿又像傻子似地摇头晃脑。它偶尔也会冲着我们,装模作样地狞笑一会儿,可转眼之间,它又开始不停地呲牙咧嘴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

 
 
售前客服-逍遥
售后客服-七大叔
社区交流群:
497935035
群号 497935035
工作时间:
8:00-22:00
官方微信扫一扫
重要通知、必看!X

月赚十万 百万不是梦!

本站代理支持二级分销奖励,更高的利润,更大的发展空间等您来参与!让您轻松网上赚钱,共同打造网络创业的辉煌时刻!...

点击查看查看详情详细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